闲来听听丨宝鸡作家美文欣赏《买房记》

摘要: -原标题:闲来听听丨宝鸡作家美文欣赏《买房记》 买房记 作者:李娟丽 屈指算来,这已经是我们家第五次买房了。 先介绍一下我的家庭成员,我和老公,70后,90年代初从农村奋斗出来的大中专毕业生。两个儿子,大的二十岁,小的两岁。呵呵,你没猜错,就是放开二胎后,我以四十多岁的高龄拼死生下的,现在已经牙牙学语

原标题:闲来听听丨宝鸡作家美文欣赏《买房记》

买房记

作者:李娟丽

屈指算来,这已经是我们家第五次买房了。

先介绍一下我的家庭成员,我和老公,70后,90年代初从农村奋斗出来的大中专毕业生。两个儿子,大的二十岁,小的两岁。呵呵,你没猜错,就是放开二胎后,我以四十多岁的高龄拼死生下的,现在已经牙牙学语了。

说起买房,不得不先从我们家的第一套房子说起。1998年,婚后一年的我,分到了一套单位福利房,53平米,四楼,西晒。当时我们两个人特别开心,因为那个年代,在小县城,我这个年龄能分上福利房的单位不多,我工作了三十年的老父亲当时还住在他们学校的单身宿舍里,上厕所要走很远的路,特别不方便。第二年,大儿子出生,坐完月子,就是盛夏,小小的西晒的房子像蒸笼一样,每天中午吃完饭都是汗流浃背,老公笑称他的面条是用汗水拌着吃下去的。冬天,西北风刮着,屋子里没有暖气,很冷,老公生了蜂窝煤炉子,铁皮管子通到室外。有天晚上,睡到半夜,我感觉胸闷,准备爬起来开门,结果摔到地上,老公被吵醒,原来是煤气中毒,两个人头昏、恶心了两天,好在孩子没事。于是蜂窝煤炉子也不敢生了,买了个电暖气插上,那时县城还没有统一供暖,两个人就期待着,什么时候能离开县城,到城市里去,呵呵,因为城市里有暖气!当时虽然条件很艰苦,但小屋里盛满着我们的欢声笑语,儿子也在小屋里磕磕绊绊学会了走路,咿咿呀呀学会了说话、唱歌。

儿子三岁,老公单位集资建房,我们买了第二套房子。二楼,99平米,中间户,依然没有暖气,但比起第一套小房子,条件好了很多。两个卧室,一个朝南,一个朝北,我买了绿色带花的窗帘挂上,简陋的屋子里带了些许的生气,厨房的灶台是用砖头、水泥和瓷砖砌的,很结实。房子往北五十米,就是隔壁村子的农田。春日,一大片绿油油的麦苗在风中起舞,掀起层层麦浪,田埂上开满了不知名的野花。儿子总是在傍晚时拉着我跑去麦田里,捉蜻蜓、抓蝴蝶,采上一把野花插在我的头发里,喊叫着说:“妈妈真是仙女,长大我要跟妈妈结婚”,哈哈哈!农田的东边是一片树林,有白杨树、梧桐树、柿子树,最多的是洋槐树。到“五一”节前后,槐花的清香味便一阵一阵地飘到我们家里,我和儿子就带着父亲做的竹竿钩去采洋槐花。低一些的槐花伸手可触,高一些的就要用钩子拧了,一串一串洁白的散发着清香的槐花从高处掉落,儿子就欢呼着跑去捡。绿的流油的树叶在阳光下泛着光,树林里的鸟儿扑棱着翅膀,飞得或远或近,不时地发出几声清脆的叫声。闻着花香,听着鸟语,那时的日子是闲适而清净的,充满着“屋上春鸠鸣,村边杏花白”的诗意。

2004年,在老公不断的努力下,他通过公务员考试调到了宝鸡,我也随后来到了宝鸡,我们离开工作生活了十年的小县城,人生地不熟,一切都要从头开始!其后四年的时间,搬了两次家,都是租房住,个中心酸自不言说。直到2008年北京奥运会盛大开幕时,我们拿到了宝鸡第一套房子的钥匙,这是我们人生中的第三套房子了,五楼,105平米,中间户,带暖气。当时很兴奋,快乐的程度不亚于住上第一套小房子。在这个据说是西北地区最宜居的城市里,我们终于有了一套属于自己的小屋!八月盛夏,我背着小包,小包里是上万元的现金,跑各种建材市场。马路上的柏油被晒的像是要化了,踩上去软绵绵地,空气又热又闷,像是化根火柴就能点着似的,树叶打着卷,无精打采的挂在树上。我一家一家地跑,比价格、比质量、买材料、买家具家电,两个月下来,房子只是简单装修了一下,我却被晒得又黑又瘦。过完年,儿子要转学,我们便迫不及待地搬家了,因为是新楼盘,周边什么设施都没有,住户少,暖气也没有通,那年的冬天天气格外冷,我们一家三口铺上电褥子,团坐在床上取暖,但是心里热乎乎的。

我们家第四套房子是在2011年宝鸡房价上涨最快时买的,当时只是有感于工资上涨的幅度永远赶不上房价上涨的幅度,纯属恐慌性买房,房子贷款买下后一直闲置。后来,年迈的公婆在老家无人照顾,要接来宝鸡住,我们才装修了新房。2017年,要生二宝,我们正式搬进新家,130平米,带电梯,中央空调。因为搬家晚,小区周边环境已经很成熟,院子里的绿化也很好,鸟语花香,绿树成荫,亭台楼榭,高低错落,野花烂漫,曲径通幽,尤其在春日的雨后,空气柔和清新,风中总带着花香,有时还夹杂着泥土和青草的香味。二宝总是喜欢让我推着他去院子里转,见了人就咿咿呀呀说话,一点都不怕生。我们的大儿子已经上了大学,现在推着二宝在院子里转时,我就想起十几年前带着大儿子去采槐花时的情景。城市里的钢筋水泥挡住了我们向往田野的目光,虽然到处有花有树,但却再也看不见一望无际的麦田,无法直观地给小儿子形容“麦浪”的样子,也无法每天让他去田野里撒野了。

前段日子,天气转暖,公婆两人年纪大了,身体状况日渐不好,总想着落叶归根,回农村老家了。于是,我们就想把空出来的房子卖了,在附近给大儿子另买一套带电梯的房子,这个光荣而艰巨的任务自然是落到了我这个“管家婆”头上。跑楼盘,看户型,选房子,只用了几天的时间我便完成了“任务”。的确,面对如今高高在上的房价,买房对我们这个小家来说,已经没有任何的喜悦和欢乐了,我们只是裹挟在时代的洪流里,不得不为之而已。

算上这次,我们家已经是第五次买房了。从第一次买房到现在,已经过去了二十二年!我和老公从昂扬的青年已走到不惑。时值暮春夏初,天很蓝,云很淡,风很轻,阳光很暖,时光总是一寸一寸地溜走,我不敢保证这是我们家最后一次买房,但还是希望,这至少是我和老公人生的最后一次买房!

本期编辑:一玮

文字统筹:张茜

发布于2019-07-26 13:48
您可能喜欢的文章
热门阅读
最新文章